<ruby id="uYlGK"><fieldset id="uYlGK"><embed id="uYlGK"></embed></fieldset></ruby>
    <option id="uYlGK"></option>

      <rp id="uYlGK"><mark id="uYlGK"></mark><nav id="uYlGK"><param id="uYlGK"><tfoot id="uYlGK"></tfoot><kbd id="uYlGK"><th id="uYlGK"><q id="uYlGK"></q></th></kbd></param><tfoot id="uYlGK"><form id="uYlGK"><option id="uYlGK"><del id="uYlGK"><audio id="uYlGK"></audio><textarea id="uYlGK"><strong id="uYlGK"><ruby id="uYlGK"><meter id="uYlGK"></meter></ruby></strong></textarea></del><dt id="uYlGK"></dt><dl id="uYlGK"><section id="uYlGK"><small id="uYlGK"><datalist id="uYlGK"></datalist></small><code id="uYlGK"><span id="uYlGK"></span></code></section></dl><progress id="uYlGK"></progress></tfoot></form></option><dfn id="uYlGK"><map id="uYlGK"></map></dfn></nav></rp><tr id="uYlGK"><ruby id="uYlGK"></ruby></tr><ruby id="uYlGK"></ruby><kbd id="uYlGK"><noframes id="uYlGK"><hgroup id="uYlGK"><object id="uYlGK"><form id="uYlGK"></form></object></hgroup>
        1.  

          您当前的位置:浙江风月电影网>沉默>影评>【信仰】《沉默》:我并非沉默着,而是在一起受苦……

          【信仰】《沉默》:我并非沉默着,而是在一起受苦……

          电影中文名

          沉默

          2020-07-14 22:40

          阿獠2012

          阿獠2012

          想看

           

           

          藤周作的这本《沉默》我买了很久,一直没有阅读。直到马丁·西科塞斯的同名电影即将上映,我才打开了书本。对于先书后影的方式,我乐在其中,似乎这样可以对自己的感触二次方加持。愉悦是如此,痛苦亦然。

          由于题材源于史实,又是如此沉重,阅读与观影的过程都是一种考验,痛并快乐着。这一体验延伸到了写影评的过程。这也许是我所写过最为困难的影评了,不仅仅在于小说与影片本身的艰涩与厚重,更多是自身阅历与知识的贫乏造成对于经典的高山仰止。写下此文,权当一次勇攀雪峰吧。

          小说的背景远在德川幕府禁教时代,探讨宗教与信仰的命题无疑是艰难而晦涩的。远藤周作用优美的文辞让阅读不那么枯燥,同理,马丁·西科塞斯借用意境深远的摄影来冲淡观影过程中的沉闷。毕竟读者与观众并非神学家,过于神圣便会流于无味。在隽永的辞藻与深邃的镜头之下,作者与导演追索的仍旧是那人性与神性、宗教与信仰。

           

           

           

          1、宗教的土壤

          宗教的产生需要土壤。第一种是自下而上的,那便是水深火热中万民的渴望。他们渴望温饱,渴望不被奴役,继而渴望自由。正如马斯洛需求层次所言,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拾阶而上。

          可当这一切都没法获得之时,民众便寄望于死后能脱离今生的苦难,去往那没有痛楚与压迫的天堂。至少我们还有被接纳与承认的一隅,多么朴素与贫瘠的要求啊。即便如此也只能在宗教中才能得以实现,这便是宗教得以滋生的第一种土壤:贫困与苦难。

          幕府时代的日本,便是如此。物资的极度匮乏加上统治阶级的残酷剥削,让民众生无所望,只能寄托于来世的虚妄。这是一种低层次朴素性的宗教需求,甚至连信仰都谈不上。宗教于此,类似于精神鸦片,让人沉溺其中欲罢不能。

          佛教以普渡慈悲让万众皈依,天主教把它称作救赎。所不同的是,佛祖原本也是人,而上帝始初便是神。这是东西方宗教的差异,在东方,人可以通过修炼成仙成佛;在西方,人只能通过行善积德获得上帝的宽恕,神始终是唯一的。

           

           

           

          第二种土壤是自上而下的。统治阶级为了掩饰阶层与压迫,舶来一些宗教以便于愚民。利用宗教崇尚善良与非暴力来柔化贫富差距与阶级矛盾,通过来世的安平(或荣耀、富贵)以弱化民众今生的贫苦,从而起到低成本的抚民效果。

          西方最初的天主教,与片中日本的佛教,都经历了懵懂自发到集权政府极力推崇的过程,它们的巅峰时代都是自上而下所至。统治阶层巧用舶来宗教的普世价值,让受压迫的民众暂时忘记了痛苦,放弃了反抗,沉溺于对来世的幻想。这种信仰与很多邪教并无二致,区别只在于向善还是向恶,又或者只是成王败寇的历史书写而已。

          至于同样舶来于某位犹太思想家的某种XX主义信仰是否该归于此类自上而下的土壤?辩证的看,它的出现与发展与以上情况非常相似,但却绝对不能同一而论。反正我是不会这样论断和谐社会的,我兜里没有三百两银子。

           

           

          2、宗教的水土不服

          “这个国家的人,那时候信奉的并不是我们的神,是他们的神。

          日本人任意把它改变成大日的信仰。在崇拜太阳的日本人,上帝和大日的发音几乎一样。把上帝和大日混在一起的日本人,把我们的神依他们的方式扭曲、变化,制造出另一种的东西。

          他们信仰的不是天主教的神。日本人以前没有神的概念,今后也不会有。

          日本人并未具备有能思考和人类完全隔绝的神的能力。日本人也没有思考超越人类存在的能力。

          日本人把经过美化、渲染的人称为神。把跟人同样存在的东西叫做神;但是,那并不是教会的神。

          带来的苗木,在称做日本的这沼泽地不知何时根部已腐烂!

           

           

          “费雷拉在他的话中连一次也没谈到日本贫穷的殉教者。他是有意想避开这点。他故意轻视不像自己的其它强者,经得住拷问或倒吊的人。费雷拉希望跟自己一样的弱者增加,希望有人能分享孤独和软弱!甭逄乩锔缟窀干窀φ庋虏。

          但,这也许才是真相!

            

          从天竺来到中国的佛教是这样,从中国舶来日本的佛教也是这样;

          同源于犹太教的天主教来到欧洲是这样,它远渡重洋来到日本也是这样。

          它们是来自远方的种子,根植于当地的土壤,生长出各不相同的枝叶与花朵。

          就像佛祖与上帝都不提倡形象与信物崇拜,但流传到东西方后却异化出佛像、圣母圣子像与十字架等信物一样,信仰被物化了、符号化了。

          我们的身边是否存在这种舶来信仰的异化呢?这里依然没有三百两银子。

          很多信仰已经脱离了它的本质,成为了许多人试图升官发财的捷径与必由之路。因为这个宗教就是这样设定的,只有接受这种“信仰”,才能被认可与提拔。它已不是一种潜规则,而是写入了法典。在此基础上,信徒数量快速膨胀,让人不禁怀疑其庞大队伍的先进性与纯洁性。它与最初建立时舍生取义的时代背景已完全不同,那时的信仰万里挑一;如今却以容易找工作、便于晋升职位作为诱饵泛滥于社会。

          这片信仰的天空,还是当初的那一片蔚蓝么?

           

          电影中,教徒对于十字架、念珠等信物的渴望甚至超过了信仰本身。他们认为,需要依托于神甫的告解与弥撒等形式也远比独自能完成的祷告要神圣许多。这让主人公洛特里哥深感自己的重要性,从而产生了一种偏执的自傲。

          他将自己的磨难类比于基督受难的过程,教徒的景仰,犹大的背叛,民众的误解与谩骂,被投掷石块,临刑前喝酒(醋)……这一切让他感觉自己走上了各各他山。

          可他始终不明白的是,神为什么一直沉默?

           

           

          3、神的沉默

          这是本片的主题,也是洛特里哥神甫苦苦的追问。

          “主!现在正是您应该打破沉默的时候,已经不能再沉默了。证明您是正的,是善的,是爱的存在,要向地上的事物和人类明白显示您是庄严的,非说话不可了。

          如掠过枙杆的鸟翼般大小的黑影通过司祭的心。鸟翼载来了几件回忆,带来了信徒们各种死亡。那时神也沉默着。在下着毛毛雨的海上也沉默着。在太阳垂直照射的庭院里独眼男子被杀时神也没说话。可是,那时,自己还忍耐得住。说是忍耐得住,其实是尽量把这可怕的疑问推得远远地,不想正视它。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呻吟声在诉说着:现在,您为什么还沉默着呢?”

          神一直沉默么?在我理解中,天主教的神是沉默的,祂要求教徒通过自身的受苦受难来洗刷原罪,自我进行救赎;祂无时无刻、随时随地都在倾听、注视,但祂却不发一言,只在最后的审判日将你的所做作为逐一罗列,为你作出最终的定论: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这便是天主教的神,沉默而公正。

           

            

           

          然而,洛特里哥神甫最终还是听到了一个声音。正是这个声音,让他作出了在我们看来被称之为弃教的行为。

          “现在,圣像就在他的脚边。微脏的淡色木板。木板有如微波细浪,木板上嵌着粗糙的铜版。那是张开枯瘦的双手,戴着荆棘冠冕的基督丑陋的脸!司祭黄浊的眼睛默默地低头看着来到这个国家之后第一次接触的那个人的脸。

          司祭抬起脚。感到脚沉重而疼痛。那并不是形式而已。现在自己要踏下去的是,在自己的生涯中认为最美丽的东西;相信是最圣洁的东西;是充满着人类的理想和美梦的东西!我的脚好疼呀!

          这时,铜版的那个人对司祭说:踏下去吧!踏下去吧!你脚上的疼痛我最清楚了。踏下去吧!我是为了要让你们践踏,才出生到这世上,为了分担你们的痛苦才背负十字架的。 

          就这样子,司祭把脚踏到圣像时,黎明来临,传来远处鸡啼!

           

          这便是那声音。它并非来源于神,而是出自于耶稣之口。

          神沉默。而神的独子开口了……

           

           

          如何理解这其中的分别,以我粗浅的认识来看,这也许正是天主教与基督教的差别。

          天主教唯神至尊,神性凌驾于人性。强调神的力量无边无际,但却不轻易施予。人能做的只能是唯唯诺诺的顺从,谨守自己的道德与善良,强调自我救赎。天主教有明确的等级制度,有明显的统治痕迹。

          而基督教则更重视人性,不以教宗为核心,强调耶稣的大爱与牺牲精神。为了爱,为了拯救他人,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甚至名誉……

           

          “你认为自己比他们更重要吧!至少认为自己的得救是重要的吧!你如果说出弃教,那些人就可以从洞里回来,从痛苦中获救。虽然如此,你还不弃教,因为你觉得为他们背叛教会是很可惜的,像我这样变成教会的污点是可怕的。

          可是,那是爱的行为吗?司祭必须学习为基督而生,如果基督在这里的话;揭欢ɑ嵛嵌痰!

          基督会弃教吧!为了爱,即使牺牲了自己的一切!

           

           

           

          “踏下去吧!你的脚现在很痛吧!跟以前踏过我的脸的人一样疼痛吧!光是脚的疼痛就够了。我分享你们的痛苦,我是为此而存在的!

          “主!我恨你一直都保持沉默!

          “我并非沉默着,是一起受苦! 

           

          洛特里哥由天主教思维过渡到了基督教思想,他由神甫变为牧师,从此不再是制度森严的管理,而是沉默于心的放牧。他不再被视作天主教会成员,但他从心底并未背弃自己的信仰。他将这种信仰进行了升华与嬗变,至死都未曾丧失这宝贵的信仰。

          以之为镜,我们拥有什么样的信仰?又或者我们真的拥有信仰么?

          我们为信仰付出了什么?又或者我们想从中得到什么?

           

          《沉默》想探讨的命题远不止我文中所写的这些。不管是远藤周作10余万字的小说,还是马丁·西科塞斯159分钟的电影,它们所想表达的思想是深远而厚重的。不谙西方宗教史的我只能写下自己粗浅的感受,权当因病休假中我百无聊赖的一场呓语吧。

           

           

          ?

          该片热门影评:

          《沉默》:上帝是世间精神的导师,不是你家保姆!

          造化弄人,《血战钢锯岭》与《沉默》这..

          DevlaliN评分8.0

          【信仰】《沉默》:我并非沉默着,而是在一起受苦……

          远藤周作的这本《沉默》我买了很久..

          阿獠2012

          以沉默的坚持回应内心的上帝----记马丁·斯科塞斯的宗教史诗《沉..

          ? ? ? ?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

          keep251评分10.0

          西洋猴东瀛受难记

          马丁老爷今年75岁了,高龄老人,很明..

          忧郁的国王评分7.7

          《沉默》:马丁斯科塞斯的宗教思考

          《沉默》这个片名不免令人联想到伯格..

          难民评分8.0

          更多 10 条评论